铁人故事:运动爱好演绎精彩人生

2020-05-18 11:06:20 admin 0

图片关键词
铁人三项运动诞生于夏威夷小岛 Kona,之后在全世界迅速流行。目前中国每年有 10 场左右铁三赛事,有 2000 多人经常参赛,年龄在 30 岁至 60 岁之间居多。   

 

图片关键词
 陈盆滨是个天生的耐力跑高手,他是第一个登上美国《户外》杂志封面的中国人,被称为“中国铁人”、“中国耐力王”等。


  在我们的身边,铁人三项爱好者是一个特殊的人群。他们要在工作之余进行游泳、自行车和长跑的剧烈训练。一个能一鼓作气完成至少游泳 1.5 公里、自行车 40 公里、跑步 10 公里的铁人三项运动员,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他们比常人更懂得运动中的人生哲学。在铁人三项比赛中,任何急躁或者不自量力都可能引发不测,对 11 月 18 日发生在首届广州马拉松比赛中 21 岁年轻人失去生命的悲剧,“中国铁人”陈盆滨认为,马拉松运动需要平时坚持不懈的、有针对性的系统训练,而在比赛中,保存体力慢慢跑,完成比赛才是胜利。
  铁人三项运动由自然水域游泳、公路自行车、公路长跑三个项目按顺序组成,参与者需完成全部三个项目。本期专题中的四位铁人都不是职业运动员,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他们通过不懈的坚持和奋斗,把对运动的天赋和爱好变成了精彩人生。他们的故事给当下的国人们带来了更多启示。在压力增大、节奏变快的生活中,人们可以通过坚持不懈的锻炼,使作息更加规律、身体素质得到提升,并在这个过程中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
  陈盆滨:“中国也有出色的耐力跑运动员”
  “中国耐力王”、“中国铁人”、“中国超级马拉松第一人”,北京铁三协会荣誉理事,首个参加并完成撒哈拉马拉松赛的中国人。
  11 月 18 日,首届广州马拉松比赛中,一个21 岁的小伙子参加了10 公里比赛。在冲过终点后,这位选手即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经医务人员全力抢救后,这位选手还是于第二天不幸辞别人间。
  对此,国内知名耐力运动员、被称为“中国铁人”、“耐力王”的陈盆滨在电话中告诉《外滩画报》,比赛时,选手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不知不觉就会跑得比平时更快,此时心跳加速,身体对心肺功能的要求大大增加。如果选手在快到终点时加速冲刺,心肺功能一旦跟不上,很容易出现猝死的情况。很多参加 10 公里、5 公里比赛的选手,平时一个月可能只跑个几次,训练量不够便去报名马拉松,更是增加不少风险。
  陈盆滨建议,今后国内马拉松赛事主办方可以在比赛开始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就大力宣传。“作为运动员,我们的力量毕竟有限。赛事主办方如果在比赛开始一个小时前反复在赛场宣传,即可起到很大的作用。”他在微博上也再三强调:“安全第一,慢慢跑完成就是胜利;尽力了,即使最终没完成全部比赛的也是胜利者。”
  在这次电话采访之前两周,记者与陈盆滨有过一次会面。那时他刚结束巴西亚马逊丛林 254 公里超级马拉松回到上海。在那场比赛中,陈盆滨获得中国人在这项比赛中的最好成绩亚军。在此之前,他陆续参加过世界 6 大洲超级马拉松赛事。预计完成明年“南极洲 100 公里”越野赛事后,他将成为首个完成7 大洲超级马拉松赛事的中国人。
  陈盆滨个头不高,只有一米七二,皮肤黝黑,长相有点像李小龙。这个憨厚朴实、细心细腻、看上去并不起眼的浙江海边乡下小伙子,经历非常传奇。他出生于浙江玉环县一个渔民家庭。生平第一次参加的赛事是乡团委组织的俯卧撑比赛,他一上场就做了 438 个,震撼全场。从那开始,他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运动天赋,开始有意识训练并参加国内各种赛事。2003 年,陈盆滨报名参加上海铁人三项国际积分赛暨全国锦标赛,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国家级规格的体育比赛。“当时没有自行车,我借了一辆 500 元的车就去比赛了。其他参赛人员的自行车,都是好几万元的。比赛中我才意识到设备的好差对成绩影响有多大。”但是凭借丰富的挑战经验与良好的身体素质,陈盆滨还是获得了第 8 名。
  铁三是一项相对较为昂贵的运动,而陈盆滨出身贫穷。综合考虑到成本和自身特长后,他选择了几乎不需要任何昂贵装备的超长距离越野马拉松:只需要每天一个全程马拉松的训练量、一双随时准备出发的脚板和一颗坚强的心。之后,他边自费参加各种比赛,边找赞助商。他曾拿着无数的奖杯奖状在台州、温州等地找了十几家企业,无功而返。2004 年,陈盆滨来到苏泊尔有限公司,老板欣然答应帮助他。从那时起至今,陈盆滨平时在公司上班,如果外出参加体育比赛,公司给报销路费、住宿费,每年增发体育训练营养费。如果比赛获得名次,公司会根据比赛档次,再给以经济奖励。公司的支持是雪中送炭,他再也不用为经费担忧,可以把精力放在训练和比赛上。
  和普通马拉松相比,越野马拉松的路途更加险峻,也更容易遭遇伤病。今年 9 月 28 日,陈盆滨参加了希腊 246 公里越野赛,获得第 51 名。希腊越野赛是知名的经典赛事,陈盆滨是参加这项比赛的第一个中国人。参加第 30 届希腊越野赛的选手一共 351 人,但完赛的选手只有 1/5。一路上陈盆滨都在赶时间,因为每一段赛程都有时间限制,完不成就将被“关门”,即失去比赛资格。他的鞋子在一次下坡时出了大问题,导致小拇指指甲盖整个被掀开。到了休息站,医生给他做了包扎和固定后,他跟一同参加比赛的朋友借了一双鞋,继续跑。到了夜里,风很大,他借助头灯的光翻越了一座很陡的山。一个新加坡运动员给了他一瓶运动饮料,喝下去以后觉得很管用,于是就这样一口气跑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陈盆滨终于到了终点。赛事不设奖金,组委会给每位完赛选手发了一杯清水、一根橄榄枝花环和一本证书。“我喝了那杯清水,感觉跟矿泉水完全不一样,喝起来非常甜。接着,医生押着我泡脚杀菌。脚泡到水里后,我感到巨痛,一看脚上全部都是水泡。医生拿针头把水泡都挑掉,上了一点药。挑水泡的时候非常疼。”
  为了能及时赶到巴西参加亚马逊丛林越野赛,陈盆滨没有参加希腊超级马拉松赛事的颁奖。9 月 30 日,他从雅典飞巴黎,从巴黎转机飞往圣保罗,然后转机到比赛地点圣塔伦。
  10 月 7 日早上,比赛正式开始。赛程一共 254 公里,分为 6 个赛段。比赛一开始,就给所有选手来了个下马威。第一天结束后,陈盆滨的成绩排到了第 10 名。“我感觉非常失望,没想到比赛难度这么高。”他告诉《外滩画报》。第二天结束后,他的总成绩加起来排在第 9 名。第 3 天,他一直跟着大部队慢跑。到了第 4 天,大家开始溯溪,他的成绩一点点提高。到了第 6 天,他已经和冠军处于同一梯队了,那时他知道自己将稳坐亚军。
  没有团队,不懂英语,全世界跑超级马拉松,陈盆滨的故事引发了巨大的影响。他是第一个登上美国《户外》杂志封面的中国人。2011 年,他被列为“2011 CCTV 体坛风云人物第三季度观察未名人士奖”。截稿时,记者获悉他又一次入围今年的“CCTV 体坛风云人物”,被列在“非奥运”组,结果将于近期揭晓。
  在接受《外滩画报》的采访时,陈盆滨始终谦虚地说自己是普通人,只是“胆子大一点”,并始终坚持梦想。“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国内外有很多这样的赛事。通过参加比赛,让世界知道中国也有在耐力运动方面表现这么出色的运动员。”
  安娜·施特罗:“一项充满乐趣但昂贵的运动”
  安娜·施特罗(Anna Stroh)是来自德国的铁人三项女子运动员,在前段时间结束的安亭上海秋季铁人三项比赛中,她获得女子冠军。
  Q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参加铁人三项运动的?
  A :我是从 4 年前开始第一次参加铁人三项比赛的。那时我已经是一个长期的长跑运动员了,大量的训练和马拉松比赛让我受了伤。为了恢复,也为了疗伤,我开始游泳、骑自行车。有一次,我回到德国看望父母,我父亲建议我们都去报名参加铁人三项运动。所以我们俩都报名参加了。
  Q :在德国,人们喜欢铁三运动吗?
  A :在德国,近年来这项运动非常流行,各地都出现了很多很多赛事。德国的冬天很长,赛季很短。在夏季,全德国会涌现出许多赛事。如果你的精力够用,你甚至可以每周参加好几场赛事。这跟中国很不同。在中国这项运动是近年来才开始出现的,赛事也逐渐增多,慢慢地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
  Q :在上海,你通常什么时候训练?
  A :我每周至少训练 6 天。每天早上,6 点左右就开始训练,晚上下班后又会训练第二场,周末也有训练。我在徐汇公园和浦西世博园跑步和骑车,在徐汇公园和卢湾体育馆短跑训练,在人民广场我的健身房游泳,进行一些力量训练。
  Q :经常进行铁人三项运动对饮食有什么要求?
  A :营养非常重要。但是因为工作,我并不时常如我所愿地吃需要的东西,有时也不能按时就餐。尽管如此,我还是尽量多吃蔬菜和水果,很小心地控制糖和脂肪的摄入。在家里吃饭时,我喜欢吃些新鲜蔬菜,用橄榄油调味。我肉吃得不多,主要吃鸡和鱼。我还喜欢吃坚果。碳水化合物对耐力运动员来说是比较好的,但我除了在比赛之前尽量减少摄入。
  Q :铁人三项是一项昂贵的运动吗?
  A :跟其他运动比较起来,铁人三项是一项昂贵的运动。跑步只需要一双跑鞋。让铁人三项变得昂贵的原因在于装备,尤其是自行车,价格上不封顶。在亚洲,如果我们需要参加国际赛事,我们通常需要作洲际旅行,这也很贵。
  党琦:“铁三中的哲学无处不在”
  党琦,游泳运动员出身,法律专业,做过 6 年空中乘务员,铁人三项狂热爱好者,也是第一个参加Kona 铁人三项比赛的中国人。党琦立志在中国推广铁人三项这项极有魅力的运动。
  Q :请介绍一下 Kona 铁人三项比赛?
  A :Kona 是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地方,那里诞生了一项伟大的运动:铁人赛。Kona 铁人赛不是想参加就可以参加的,它需要你在当年之前的铁人比赛中在自己的年龄组取得一定的名次后,才有资格参加这个年终总决赛。能跟这么有血性的一群人同场竞技,我感到很自豪。早就听说在铁人界有个不成文的说法:只有完成 Kona 铁人三项比赛的铁人才是真正的铁人。也是为了这一句话,每年有那么多的铁人为了拿到 Kona 的资格在全世界转战,而我也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付出了所有。
  Q :你的国际铁人比赛成绩最好是第9 名,请谈谈那次比赛?
  A :那是韩国济州岛铁人赛事。游泳比赛出发前,为争位置,我和几个老外练了 10 分钟左右的“太极推手”后,基本锁定了第一排的位置。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总是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我。枪响后,我一点没客气,一个箭步冲到最前面,下水后几个动作他们就都在我身后了。
  我觉得虽然在铁三里游泳的比例占得较少,但练好游泳还是很重要的,游泳好不能让你取得最后的胜利,但可以为后面的自行车、跑步节省体力和积累优势。由于这次心态较前几次都放松很多,所以我在骑行过程中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骑行动作上,尽量做到圆润流畅,而事实上如果真的把注意力集中在速度上,可能快不起来,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在技术上时,速度自然就快了—运动哲学无处不在啊。其间也看到各种各样的过线镜头,多数是拉家带口一起过线,有朝一日我也要带个我的孩子一起过线,告诉他铁人赛就是人生,永远没有不劳而获,你的付出和所得一定是成正比的,这也是我喜欢这个项目的原因之一。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但我还是清楚地看到一位外国女孩,在终点前 100 米已经激动不已,浑身颤抖着流着泪走过终点,我想她一定是为自己的壮举感动得流泪,这样的泪水就让它多流一点吧,这一刻的幸福只有完赛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Q :当前国内铁人三项赛事是怎样一个现况?
  A :国内的铁三赛事从 2007 年的 5 场增加到目前的 10 场,经常参赛的人数从几百人到现在的两千多人。以 30 岁到 60 岁的人居多。比赛也越来越热闹,增加了骑跑两项、游跑两项、接力、体验赛等,可以让目前还没有能力完成全程的爱好者们先体验一下比赛的乐趣。也有越来越多的相关品牌关注赛事、赞助赛事。总的来说是慢慢与国际接轨中。
  Q :你立志在中国推广铁人三项这个极有魅力的运动,你认为魅力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A :中国人现在不差钱,差的是健康和积极向上、正面的心态。喝酒、打麻将一年几万可能还不够呢。铁人三项与任何一个单项相比是一项全面的运动,可以让身体从上到下、从内到外、从左到右、从前到后都得到一个很好的锻炼,只跑步的人上肢太弱了,只游泳的人体脂太厚了,关节力量也差。还有就是铁人三项体现的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方式,一个不热爱生活的人是不会投入大量的时间给自己一个好的身体的,练铁三的人都会有很强的家庭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
  Q :你自称“奶酪狂人”,据说你很讲究饮食?
  A :我比较喜欢法国的奶酪,其中博格瑞牌布里丝布兰奶酪是我最喜欢的之一。
  我每天吃六餐而不是三餐。早上起床半小时内是第一餐,一般是麦片或者是面包、青菜和水果,10 点左右是第二餐,酸奶、苹果、果仁,12 点第三餐,牛肉或者鸡肉或者鱼配青菜、薯类,14:30 左右第四餐,面包、水果,17:00 第五餐,意大利面、青菜,19:00 第六餐,牛奶、水果。我不吃炒菜,维生素E主要是通过坚果类摄取,肉吃得少,鱼吃得多,基本不吃米饭、白面,薯类吃得比较多。
  Q :铁人三项这项运动怎样塑造了现在的你?
  A :我比赛不为名次。通过练习铁人三项,我的生活作息非常规律,时间管理也非常到位,身体素质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谁练谁知道),同时结交了许多好朋友。因为我没有任何不良习惯,家人对我也特别满意,这一切在我看来远比得冠军更有价值和实在。
  张令:铁三装备控和技术狂
  上海铁人运动俱乐部创办人,三次参加海口“大铁”比赛,也是超级马拉松跑者。
  2004 年,张令与几个好朋友一起创办了“上海铁人”运动俱乐部,希望通过俱乐部能够把上海的铁人三项爱好者召集在一起训练和参赛。张令告诉《外滩画报》,俱乐部的成员来自世界各国,“上海铁人俱乐部”在国际赛场上的活跃度已经远远超过国内赛事。
  张令还是 2008 年、2009 年、2010 年在海口举办的“大铁”比赛(3.8 公里游泳、180 公里骑车、42.2 公里长跑)的完成者。三次比赛中,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当属第三届中国铁人赛。“比赛日当天和往年同样炎热。游泳阶段我没有发挥好,比第一位出水的中国选手党琦慢了将近半个小时。自行车阶段风很大,不过由于在上海整个冬季都是在大风里训练,这部分发挥还算正常。到了跑步阶段,我使尽全力去追党琦,整个人都完全投入到了比赛中,迎面过来的朋友和我打招呼我都全听不见,心里面一直在计算能否追上党琦。大约在 35 公里处我们相向而遇,当时他的电解质丸不小心在路上丢掉了,问我还有吗?我翻了翻补给腰包,剩下最后两颗,于是一人一颗后,我们又开始继续比赛。最后虽然还是有 2 分多钟的差距没能追上,但这场比赛酣畅淋漓,至今难以忘怀。”
  除了铁人三项运动,张令还是超级马拉松跑者。2009 年参加完海口大铁一星期后,他直接去北京参加了 The NorthFace 100 公里越野马拉松。谈起铁人三项和超级越野马拉松的不同,张令以 2009 年连续参加海口大铁和 The NorthFace 100 公里越野马拉松为例说明。“大铁比赛由游泳、骑车、跑步组成,由于线路的多样性,整个比赛都会让人处于兴奋状态。在每一个阶段你都会尽最大努力去争取单项好成绩。在游泳结束转换到骑车,骑车结束转换跑步的过程中,都会有些体力透支的感觉。尤其是在最后阶段的跑步,完全是体能的考验。我非常喜欢那种挥汗如雨,用冰水冲透全身的畅快感觉。虽然整个过程很艰苦,但却没有任何身体疼痛。三项运动用到的肌肉都不太相同,所以也不容易带来运动损伤。简单地说,大铁的难是来自于体能上的,而 The NorthFace 100 公里的难是来自于筋骨上的。”
  张令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本来是一个“标准”的白领。热爱上耐力跑和铁人三项运动后,他在这方面投入了越来越多的精力和时间,直到最后把爱好变为自己的全部生活。去年,他参加了上海长跑界为贫困地区儿童募捐冬衣的“12 小时超级马拉松”比赛。通过在 12 小时内连续奔跑,为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募捐到了近百件抓绒衣。
  现在,张令除了频频参加国内外众多耐力跑和铁人三项赛事之外,他还在浦东世纪公园附近经营着一家铁人三项用品实体店,里面销售着众多耐力跑和铁人三项运动的用品,都是他自己研究过、使用过并觉得不错的。他自称是个装备控和技术狂,非常关注国外的比赛和品牌,一旦发现一些新产品和方法都会想办法买到或学习,然后付诸实践。


TEL
Product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