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腿勇士徒步穿越112公里戈壁沙漠

2020-05-18 15:46:56 admin 0
 
侯斌 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黑龙江佳木斯,9岁时因意外失去左腿。
侯斌 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黑龙江佳木斯,9岁时因意外失去左腿。
 
 
2012年8月,侯斌到达北极点。
2012年8月,侯斌到达北极点。



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幕式上,侯斌依靠双手牵引自己和轮椅升至高空,点燃了残奥会主火炬。
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幕式上,侯斌依靠双手牵引自己和轮椅升至高空,点燃了残奥会主火炬。
 

  ■ 行者档案
  侯斌 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黑龙江佳木斯,9岁时因意外失去左腿。在福利厂当了三年修理工之后,1993年参加专业跳高训练,曾蝉联三届残奥会跳高世界冠军。是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幕式点燃圣火者,国际残奥委会形象大使,进行过上千场励志演讲。2011、2012年先后参加穿越沙漠戈壁赛、北极深度体验探险游,今年11月计划踏上南极大陆。
  连续攀登了165次、169个动作之后,通过拉拽绳索自行攀爬的方式,侯斌点燃了2008年北京夏季残奥会的主火炬。这个过程短暂而漫长,后来又被无数次回放。“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之前的三届残奥会,我因为不想影响到比赛发挥,都申请不参加开幕式。”这个东北男人觉得,“有时候人生真是很有意思,之前失去的东西,如果加倍努力,后来就会加倍补偿给你。”
  “路都是开的,到处都有路”
  20年前,侯斌还在佳木斯一家福利厂当工人。“我们那里通常认为残疾人能干的事情有三件:按摩、修表、修鞋。我就是在厂里干杂活,然后学修表。”厂里同龄的残疾人不少,身体基础条件好的也有,侯斌建议说,要不我们去练习体育吧。别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侯斌只好一个人开始了在哈尔滨体校漫长的练习。
  侯斌挑了一个自己喜欢的项目练习:跳高。当时他还不知道残运会有没有这个项目。对于失去一条腿的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最难的项目。印象最深的就是滴水成冰的冬天,经常只有一个看门大爷和一只老鼠做伴。“有四、五个春节,我都是大年三十坐火车回佳木斯,火车站外面有口大钟,我出站的时候刚好是早晨六点,当当敲六下。回到家,我妈包好了饺子等我……”
  2008年,就在奥运会开幕式的那一天,侯斌去了康复中心看望汶川地震中的肢残儿童。“当时他们的情绪特别不好,有个小男孩和我的情况一样,失去了一条腿。我特别喜欢说话,喜欢笑,就跟他们说话,跟他们玩。”残奥会开幕式之后,作为国际残奥会残奥形象大使的侯斌,开始了上千场心灵励志演讲,去过联合国,也去过很多农民工子弟学校。
  侯斌擅长讲故事。“我没有讲稿,很多时候都是即兴发挥,都是大白话。”他经常给孩子们讲的是,“走到领奖台上,走到终点的人往往不是外在条件最好的人。我才一米八零,练习跳高的条件不是很好。残奥会项目,一般都没有人看,没有奖金,但是我就一直练习练习”;其实2008年,点燃残奥会圣火的本来还有另外一个人选,“他各方面条件都优于我,但是我比他更加主动积极”。以身说法的道理很多,“很多人是体育结束,人生就结束了。路都是开的,到处都有路。我只有一条腿,我怎么走出这么多路了……”
  “去月球?这不还买不着票吗”
  “不要给自己设定很多障碍。”这是侯斌经常说的一句话。2011年,他参加戈壁徒步120公里挑战,“在沙漠里走着走着走丢了。后来我发现这条路如果不走,就感受不到沿途的美景和艰辛。你和到达终点的人感受太不同了,和他们聊起来简直跟有代沟一样。所以今年我又报名了。”


2011年5月,侯斌徒步穿越甘肃112公里荒凉贫瘠的无人戈壁沙漠,遭遇7级大风沙。
2011年5月,侯斌徒步穿越甘肃112公里荒凉贫瘠的无人戈壁沙漠,遭遇7级大风沙。

 

  据自己的身体条件,侯斌决定,每次徒步四天,一天走五六公里,分五年走完。
  沙漠戈壁里,近40摄氏度酷暑,大风,怎么喝水也不解渴,骆驼刺到处潜伏,漫天风沙阻挡脚步,茫茫一片不断把人引入歧途。侯斌的假肢在戈壁风沙中刚开始不能屈伸,后来关节失灵不能行走,“一走就摔倒,像企鹅一样”,从一个又一个沙丘上滚下来,“自己都觉得很壮观”。休息的时候,侯斌坐在沙丘上,清理假肢关节上的沙子,“看着四周荒芜一片,千年戈壁风沙滚滚,依然觉得祖国好美,美在向往”。
  侯斌又去了北极,正准备去南极。有人开玩笑说,你什么时候去月球啊。这个爽朗的东北男人回答说:“这不还买不着票吗?”他把自己行走的故事也都融进自己的演讲中,并引申了一句著名的话:“从今天起,做个能察觉幸福的人。自强、健康、超越、助人,周游世界……”他笑着说:“央视就应该来采访我,我觉得自己可幸福了”。
  ■ 行者对话
  “我的故事也许会影响些什么”
  记者:选择体育,默默无闻的是大多数,付出很多也不一定能得到一块奖牌。
  侯斌:当兵的人也不可能都当将军啊。我经过那么艰苦的训练,这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你也会发现自己身上有那么大的潜能。很多年我面对一个观众也没有的观众席,但是我觉得人生就是一个永远不断创造的舞台。
  记者:你的演讲也充满了正能量。
  侯斌:我经常跟很多奥运冠军说,你的奥运故事可以讲出来,来演讲吧。我看到的正面的东西多,传播正面的东西就多,得到的也很多。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不要抱怨,要推动事情向着积极的方向发展。我也希望让更多的人关心残疾人。
  记者:你觉得社会对残疾人的关注多吗?
  侯斌:残疾人是社会中很大的一个群体,但是这个群体自己的声音太少了。社会对残疾人的公共服务在改进,但是关注还是太少,我觉得首先是要了解这个群体。
  记者:听众对你的反馈如何?
  侯斌:很多人都很喜欢听我说。我喜欢说话喜欢讲故事,我就是一步步这么走过来的。记得当年参加比赛,我的鞋不行,有朋友给我在国外买了一双。这对他是一件小事,可是对我来说,却值得终生感恩铭记。今天,我给一个孩子讲我的故事,送给他一本书,这也许会影响他一些什么。
  “腿没了就没了吧,爸爸是变形金刚”
  记者:你说你的梦想有一条是,走遍世界。
  侯斌:是啊,我喜欢去尝试去挑战,我跟我朋友说,去北极吧。他们都说,啊那么冷怎么去啊。我就自己报名去了。这是一种深度体验,也有探险的性质。冰水里我也下去游泳,一百多个嘉宾下去游泳的也只有十几个。碎石山我也爬上去了,很多人说你爬上去下不来。对一些人来说是观光,但有人也能在其中找到拼搏和挑战的部分。户外特别好,我发现那些向户外迈出第一步的人,之后就会喜欢户外,他们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都在发生积极的改变。
  记者:你现在算是一个社会活动家吗?
  侯斌:反正活动挺多的哈。我马上又要去参加上海电影节开幕式,走红地毯,然后上海有两家自闭症儿童关怀中心又邀请我去演讲。主要是家长的情绪很脆弱,我就是去和他们交谈,进行心灵沟通。
  记者:这么多社会活动有没有影响你的生活?
  侯斌:我觉得生活的本质没有变,平凡的生活没有变。工作职业身份在改变,感觉越来越幸福。我反正参加活动回到家,擦地板特别带劲哈。怎么说呢,现在还是有一点浮躁,我要反省一下。
  记者:你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吗?
  侯斌:是啊,有句话说,生命精彩与否不在于是否完整,却贵在抱残守缺仍能乐观乐活。有一天,儿子趴在我假腿上玩,突然说了一句,爸爸,腿没了。我当时内心真是在翻滚啊。腿没了就没了吧,接受它,改变它。我有时候会跟我儿子说:爸爸是变形金刚。


TEL
Product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