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生瞒着家人退学骑行 搭帐篷常遭驱赶

2020-05-18 16:01:38 0

图片关键词
中途退学,要一辈子骑车旅行的司南陈。

 

图片关键词
雨水浸湿了帐篷,司南陈在用毛巾吸水。


  8月4日下午1点,终于在曲靖珠江源广场碰到了会泽小伙“司南陈”。昨晚一直在下雨,他的帐篷已经湿透了,睡垫都能拧出水来,“司南陈”只能躲在树下,期待着阳光的到来。
  司南陈,曲靖会泽人,1991年生。2011年11月20日,已经大二的他,不顾朋友同学的劝阻,瞒着家里人退了学,从此除了做临时工,“骑行旅游”成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他在微博签名中写下这样一句话:“喜欢国学书法,喜欢诗人海子,喜欢摄影喜欢骑行,立志终身流浪,不娶媳妇了!”
  隔几天才洗一次脸
  “自行车是1600元买的。”在司南陈的所有行头中,估计自行车是最贵的,上面载满了各种行李。他的衣服已被泥水和汗水浸透,头发也脏兮兮的,腿上都是蚊子叮咬的痕迹。虽然随身携带着洗漱用具,但在漫长的路途中,不是天天都会用到。“只有碰到有水的地方才会洗脸刷牙。”司南陈说,如果碰不上水源,连续几天不洗漱对他来说是常事。
  “为了节省开支,已经连续9天没有住过旅店了。”司南陈说,从山东济南出发的时候,身上只带了500元钱。刚开始的时候,兴致非常高,腿也有劲,路也比较平坦,从山东济南骑到了河南洛阳只花了一周时间,而且每天晚上都在帐篷里面过夜,吃的是压缩干粮,花钱也比较省。“7天时间用了不到50元钱。”
  但是从迈上川藏线开始,他的行程变得不再平坦。“看见山顶就在头顶,但是走了四五个小时才到半山腰。”司南陈说,一到云南、四川、西藏的交界处,路特别难走,山也非常陡,很多时候只能步行。而这一地区多发的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才是最让人心惊胆战的。
  在西藏边境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让司南陈心有余悸。他说,当时躲也没地方躲,自行车正在下着大长坡,冰雹打在身上生疼生疼的,而眼镜片上布满了雨水,甚至都看不清前方就是悬崖。
  搭帐篷经常被人驱赶
  司南陈说,在川藏线上像他一样骑车旅行的人,一天最多可以碰到100多人。特别现在正是学生放暑假的时候,有许多学生也选择骑车旅行,由此形成的骑行服务区非常成熟。
  他说,从四川到西藏或者从云南进西藏的骑行路线已经非常成熟:公路沿线,会有供骑行者休憩的旅社,还设有修理自行车的地方。一些沿线的景点,会设有供游人拍照的指示牌。在云南泸沽湖畔,碰到一个四川老板,在湖边租了一个小木屋,专门免费供骑行者休憩,里面只有沙发,但仍让司南陈幸福而又安全地度过了一晚。
  “搭帐篷经常被人驱赶。”司南陈说,有时候在村子里搭帐篷,会被一些不理解的村民驱赶;而在城市里,又会三不五时碰到城管,让他马上离开……这些让司南陈养成了很晚才休息,第二天很早就出发的习惯。不过司南陈还是喜欢这样的漂泊,有时遇到雨天或风景较好的地方,他会暂缓行程,在这个地方多花一些时间流连。
  借了一千多元的外债
  “没出发前有太多的担忧。”司南陈说,骑车长途旅行,计划了很久,但一直没有执行。因为一个人走在路上,会遇到何种不测,谁也不知道。可是在行至四川时,他碰到了翟旭东,这个天津小伙的计划是4月份从北京出发,打算从云南出国,途经越南、泰国、缅甸、尼泊尔、阿富汗、土耳其、意大利,花18个月骑行至英国伦敦。
  翟旭东的加入,让司南陈的旅途不再孤独,让他也有了出国的冲动,不过不打算现在去。“已经借了1千多元外债了。”司南陈笑着说,翟旭东现在是他的债主,连生病都要靠小翟养着,他俩自行车是锁在一起的。
  “平均每天差不多花50元钱。”司南陈说,由于最近雨天比较多,他担心泥石流,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出钱住旅社,这加大了开销,他只能先借着花,以后再想办法还给朋友们。
  瞒着家人退学骑行
  “我退学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家人还不知道。”司南陈悄悄地说。
  司南陈说,他家有四个小孩,他排行老幺。哥哥、姐姐没考上大学,现在都成家了,常年在外打工;家里只有他上了大学,当时高考成绩并不好,不过家人还是愿意供他上学费比其他学校高得多的民办本科。
  为什么要退学?司南陈始终没有正面回答。他说,上了大学不代表一定有能力,没上大学也不一定代表没能力。自己在这段时间的旅行中,结识了许多朋友,积累了许多社会资源,视野也变得开阔了,他觉得他如果找工作,不会比刚毕业的大学生困难。
  为什么不告诉家人呢?司南陈说,现在这种状况和家人说的话,只会让他们更加担心,而且自己这样算不务正业,即使说了家人也不会支持。“让他们越迟知道越好。”
  司南陈说,在他退学这段时间,父母依然按期给他打学费,一学期差不多5800元。这半年里他也找过几个临时工作,但是挣得不多,加上工作一段时间他又会踏上旅途,所有到现在还没一个正式的工作。
  有没有想过不读书很难有好工作,而且会让家人担心?对于这个问题,司南陈有点不高兴,“我不愿意谈这个问题。”他还说谁也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
  “等开学的时候,要出来继续打工,挣到钱想去哪玩就去。也希望自己在明年同学们毕业的时候,也能谋到一份工作,让家人不再担心。”司南陈说。
  在司南陈的博客里,今年的2月8日写道:“自认为是喜欢文字和旅行的,2011年11月28日,我瞒着家人不顾同学朋友的劝阻从学校退学,从此身份由一个学生成为标准的农民工,或者说流浪者——我没有找到任何能说服信马由缰的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我只希望能够骑着单车背着相机走遍中国大江南北,终其一生。”
TEL
Product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