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老司机改骑自行车成驴友 变身老顽童

2020-05-18 16:14:02 0

 

    今年56岁的刘东德,是柳州市瑞通运输公司的资深驾驶员,从1976年至2011年,他的连续驾龄达到35年。2007年时,他的安全驾驶纪录就已达200万公里。去年9月,他荣获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公安厅、安监局、广西道路运输协会联合颁发的“安全文明行车百万公里驾驶员”(200万公里)称号。

  退休后,他加入柳州市捷安特自行车俱乐部,成为一名新手驴友。从此,他出行的脚步一发不可收拾。在一年多时间里,他已经骑行去了国内的云南、海南和国外越南等地。今年6月,他又沿青藏线去看了布达拉宫。如今,他的脚步还没有停下来。
  来到了“夹皮沟”
  今年5月,刘东德和5名驴友筹划骑行进藏。经过商定,他们决定走青藏线去拉萨。5月31日,他们乘火车辗转到达西宁,吃过中饭便开始了骑行之旅。刘专门准备了一本进藏日记,扉页上写着:几十年的梦想,我踏上了西藏之旅……
  青藏高原变幻无常的天气,是骑行者最大的“敌人”:刚刚还是太阳高照,一转眼就是六七级的大风和大雪。在从青海茶卡到格尔木的路上,他们就遭遇到首次大风雪,因为无法骑车,大家只好推着车子一步一步向前行。幸好,途中遇上一个送新车的车队,将他们捎到了格尔木。6月8日,刘东德一行顺利通过昆仑山口。深入青藏高原以来,同伴们或多或少出现了高原反应,其中一人还全身水肿,但刘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从不冻泉到五道梁的路上,刘东德见到了可可西里大草原:这里数百公里无人烟,远远望去,藏羚羊、野驴三五成群地在吃草。这些野生动物警觉性非常高,只要人一走进距离约30米范围,它们就会迅速跑开。
  到了二道沟,他们在可可西里保护站住下。很快,外面一场暴风雪袭来了。雪下了一个晚上。次日清晨,屋外一片白茫茫,地上积了约10厘米厚的雪。“那情景就像我小时候看的电影《林海雪原》中的夹皮沟。”刘东德兴奋不已,像小孩子一样,在雪地上摆了各种各样的姿势,叫同伴帮他拍照。
  烛光中的“晚会”
  在去西藏那曲的路上,刘东德等人在坡顶休息时,遇见了一条流浪的藏獒。尽管藏獒块头不小,但看上去很温顺,似乎还把刘东德当成了主人,他每走一步,藏獒就跟一步。“我准备离开时,它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好像要我把它带走。我骑上车出发时,它还在后面跟着追出好几公里。要不是不方便,我还真想把它带在身边。”现在回想起来,刘仍觉得有点可惜。
  沿途中,刘东德碰到一名12岁的藏族牧童,牧童一个人看管整个山头几百头羊。小男孩红得发紫的脸蛋和双手,格外让人怜爱。刘东德给了他几颗糖,他也很配合地让刘拍照。为了搞清楚一个人如何看管这么多羊,刘后来又找到一个放羊的小伙子了解其中奥秘:“最关键的就是指挥好领头羊。”小伙手中的羊鞭甩出去噼啪作响,鞭子还可以用来击打小石子驱赶羊群。刘央求小伙现场表演给他拍照,小伙一一照办。
  从那曲到当雄的路上,车队再次遭遇大风,大家推着车缓慢前进。有3人乘车直接赶往当雄,刘东德和两名同伴继续顶着风骑行。当晚,3人来到古露镇,当地没有旅社,一户藏民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因为没有电,藏民家里靠点蜡烛照明。为了不让客人感到无聊,主人家里的一对小姐妹在烛光中载歌载舞,给他们表演了很多节目。由于没有床,当晚大家都睡在沙发上,刘东德和主人及那对小姐妹睡在一个房间里。
  次日,刘东德等人赶到当雄与同伴会合,一起来到纳木错。在那里,他们与数百名游客一同欣赏了“圣湖”的日落与日出。6月20日,他们连赶160公里后,终于在下午6时抵达拉萨。至此,他们的骑行之旅已经持续了20天。4天后,由于青藏线塌方,他们改乘汽车走川藏线返回。
TEL
Product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