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雾风雨侵袭惊人80米岩降 24小时高原赛现惊险

2020-05-18 16:16:49 0

 

    北京6月8日-9日,2012“红牛24小时”高原挑战赛在平均海拔超过3000米的昆明轿子山举行。作为国内唯一昼夜不间断的高海拔山地越野赛,本次比赛吸引了来自云南、北京、四川、广东以及邻邦越南的23支户外队,最终,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共有17支队伍在24小时内完成比赛,其中哥仑步队以16小时13分04秒的成绩夺冠,昆明蜂鸟队以16小时24分12秒的成绩获得第二名,AA梦之队以16小时53分59秒的成绩位居第三。

  “红牛24小时”越野系列赛是按照“全天候、全地形、全运动”概念打造的新型户外赛事,赛事倡导“挑战没有界限,精彩不分时差”的生活态度,致力于独特而具有团队价值的身心体验,其主要特点是在自然环境下进行、昼夜不间断和多种运动方式结合,比赛难度和强度适中,兼具竞技性和参与性,适合各类户外人群参与。红牛公司计划从2011年开始,陆续推出“红牛24小时”海滨赛、高原赛、荒漠赛和峡谷赛,本次高原挑战赛比赛路线全程约为44公里,海拨落差超过2000米。参赛选手要以团队形式在24小时内完成跑骑交替、夜间定向、定向穿越、岩降等多个项目,同时还加入了娱乐性较强的项目,如拼图、弓箭等。几乎所有参赛选手赛后都表示“好玩、刺激、希望参加下一站比赛”,更有专业人士称,与其花费巨资去挑战“7+2”(七大峰+南北极),还比如用“四天四夜”完成“红牛24小时”整个系列赛,“成就感和体验价值差不多”。

  哥仑步队实力强劲 一路领先顺利夺冠

  6月8日下午三点,“红牛24小时高原挑战赛”在云南省转龙镇政府广场鸣枪开赛。赛前被普遍看好的哥仑步队女队员亓冉冉一个箭步冲在了大部队的最前面,开始了长达28公里的跑骑交替。这28公里的路程,虽然不算太长,但却是连续上坡,海拔也从1935米陡升至2763米。有着丰富大赛经验的哥仑步队队长表示,高海拔以及连续上坡的跑骑交替赛段是他们此次参赛的最大挑战。为此,他们制定了相应的策略,尽量让跑和骑的队员不要拉开太大距离,保证彼此在视线范围之内,从而使团队速度保持在稳定的水平。最终,丰富的作战经验以及恰当的策略使他们于当天下午16点50分、领先第二队20余分钟到达该项目终点——轿子山景区大门。亓冉冉和她的“战友”浑身溅满了泥水,她一边冲洗双腿,一边气喘吁吁地说:“刚开始都喘不过气来,后半程好多了,海拔太高了,真不习惯。”而当天晚上的射箭和夜间定向项目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难度。“我们就是担心第二天的高原翻越,以前从没在高海拔比赛过。”亓冉冉略有愁容。

  而相较于哥仑步队专业的“团体作战”策略,第二支到达跑骑交替终点的昆明蜂鸟队则因为“排兵布阵”的经验不足而遇到了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按照比赛规则,跑骑交替项目要求每队4名运动员2名骑车,2名跑步,可在中途自行换项。项目进行一半时,昆明蜂鸟队中的一名骑车选手将自行车放在路边,自己改为跑步前进,按照队内在赛前的约定,在后面跑步的选手跑至此处时将改为骑车行进。而由于后面跑步的选手和前面的骑行选手距离较远,那辆被前面选手放在路边的自行车由于在路上“闲置过久”,被当地“好心”的警察误认为是遗失车辆,托运回了起点。队长林才喜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有些哭笑不得:“我们刚开始都以为是女选手速度慢,结果发现不对,怎么等都没有那辆自行车,于是赶紧派骑车选手回去找车,耽误了好多时间。我们为了有好成绩,只好拼命了,好在还成绩不错”。林才喜也不无遗憾地说:“要是没有意外,我们体能不会消耗那么大,也许会有更好的成绩”。

  根据比赛规则,参赛队在结束跑骑交替项目后,将进行射箭、夜间定向项目,之后,就要扎营进行强制休息。而刚刚结束一天比赛的队员们甚至在夜里还十分兴奋,竟有队员觉得温度不足十度的营地“太热”,要走出帐篷“凉快一下才能睡着”。

  经历了6个小时的休息,9日上午八点,参赛队员在小雨中集结依次出发,最具挑战的“翻越轿子山顶”在雨水和浓雾的干扰下给信心十足的队员们来了个措手不及。第一天比赛排名首位的哥仑步队首先出发,第二名蜂鸟队也随后踏上了挑战的征程。

  在漫山大雾中,选手们开始了长达16公里、海拔落差1100米的挑战。一线天——傲骨林——天池一线是当天比赛中最艰苦的路段,原本就狭窄陡峭的天梯,再加上大雾和阵雨的干扰,超低的能见度和湿滑的地面不仅影响了队员的速度,也让不少人因此伤痕累累。尽管如此,哥仑步队仅用不到两小时,就成功攀至海拔4223米的轿子山顶峰,大大超出了赛事主办方的预期。

  然而,恶劣的天气却给前一天落后哥仑步队20分钟的蜂鸟队创造了赶超的机会。蜂鸟队队长林才喜表示,“反正难度大对所有人都一样,比赛越艰难越有趣。”正如他所说,在整个攀山的过程中,蜂鸟队紧紧咬住哥仑步队,在翻过顶峰即将进入岩降项目时,他们甚至有机会超越哥仑步队。但是,娴熟的岩降技巧帮助哥仑步队保持住了优势,一路领先冲过终点。“整个24小时我们一直无限接近冠军队,尤其是第二天,但是因为第一天我们出了一些插曲,所以从未有机会超越。”林才喜略感遗憾。

  高原挑战难度超乎想象 浓雾、狂风、暴雨轮番侵袭

  “红牛24小时高原挑战赛”源于2006年创办的“动力昆明”轿子山翻越挑战赛,据赛事主办方负责人介绍,云南特有的优势户外资源,可谓是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天堂。而“红牛24小时高原挑战赛”的举办地——轿子山涵盖了高海拔的山地、峡谷、溪流、悬崖等丰富的地形,不但对参赛者的专业能力和综合素质是很大的挑战,也能让所有户外爱好者在比赛中有别样的运动体验。

  据本次赛事副总裁判长罗周全介绍,“红牛24小时高原挑战赛”是国内海拔最高的户外挑战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吸引了很多国内顶尖团队。“为期两天的比赛强度和难度都极具挑战,我们的起点是1935米,两天之内要到达4223米的轿子山峰顶,哪怕对于实力雄厚的选手也是一种体能极限的挑战。”罗周全说。

  而本次比赛加入了射箭项目,这对于大多数选手都是首次尝试。“之所以加入射箭,是因为融入了当地习俗,这个环节很有趣。”罗裁判长说。昆明蜂鸟队队长林才喜也兴奋地表示:“这个环节太好玩了,希望以后多组织一些类似的环节,越丰富越好。”

  而在回忆起整个比赛线路时,冠军队队员亓冉冉总结说:“第一天的比赛对我们来说很轻松,最苦最累的是第二天攀山时的一线天路段。那里太陡太滑了,我们根本跑不起来,只能缓慢爬行,体能消耗很大,我估计十几分钟只走了一公里。” 让选手们“怨声载道”的一线天栈道依山而建,道路狭长陡峭,仰望天空仅一线可见,原本就是难于上青天的路段,再加上路滑大雾,困难重重。

  而除了浓雾久久不能散去,当天的风也十分“给力”,落差80米的岩降项目让很多选手在此差点“落马”。据了解,选手在岩降项目的顶端进行准备时,不少人都被狂风吹得“摇摇欲坠”,而该地正处悬崖旁边,十分危险。而据在场工作人员介绍,岩降项目相对比较专业,因此一些经验不足的选手在穿装备时由于不熟练导致了超时,影响了成绩。而除了“浓雾”、“狂风”的干扰,突如其来的暴雨使得一名参赛队员在岩降后情不自禁地大喊:“好大的雨,我们好像被瀑布冲下来一样!”。

  参赛选手五花八门 专业队与老年队受追捧

  据罗裁判长介绍,本次比赛独特的高原极限体验吸引了各式各样的参赛选手。“有比赛经验丰富的专业队伍,也有首次参赛的业余选手。所以我们在设计线路的时候特别考虑了这两类极端的选手,既有高难度和强度的体验,又有轻松愉快的项目,并且比赛关门时间的设置,也能让更多普通户外爱好者有机会完赛。”罗周全介绍说。

  本次比赛冠军队哥仑步队是一支经验非常丰富的比赛队伍。队长易健介绍说:“我们的五六个成员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运动员,曾经参加过很多次国际大型户外赛事,比如在重庆武隆举行的中国国际山地户外运动公开赛,以及广西百色乐业国际山地户外运动挑战赛等等,而且成绩都不错。尤其是我们队的女队员亓冉冉,她目前在中国地质大学读研究生,实力很强。”而对于本次比赛,亓冉冉则表示抱着学习和享受的心态来参赛。“我喜欢户外运动的原因之一是可以借机饱览大自然的美景。但今天很遗憾,大雾挡住了风景,我们下次还要来挑战。”

  另一支令人感动的队伍是平均年龄57.5岁的昆明跑吧队,年龄最大的李明达今年已62岁高龄,并且坚持体育锻炼30余年。“今天我们就是来完成比赛的,心态特别好,所以有其他队超过我们时我们一点也不担心,有了这种轻松的参赛状态,我们反而还超了一些人呢。”老李冲过终点兴奋地说。“今天的雾太大了,我们根本看不见前面的路,影响了速度,也加大了挑战,”同队55岁的老陈到达终点后喜极而泣。据了解,他在半途中突然小腿抽筋,为了不影响队伍的成绩,他仅用了几分钟简单处理了一下,马上又出发了。“我们真的不在乎成绩,完赛就是胜利。”老陈骄傲地说。

  来自邻邦的越南老街省队,虽然在第一天的比赛中途由于女队员陈氏好脚伤退赛,仍在第二天兴致盎然地全队来到轿子山景区,观摩比赛进程。来自当地文化厅的队长武高琪表示,他们此次来滇参赛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中越户外运动做文化交流,二是希望通过对此次赛事的参与,为越南户外赛事组织带回更多宝贵经验。据悉,滇越两地在户外运动领域交流甚密,昆明登山协会也常应越方要求,前往越南交流参赛。

  伴随着海拔的陡升,恶劣的天气以及不断的伤病困扰,参赛选手们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场24小时不间断的独特极限体验。副裁判长罗周全在比赛结束后表示,有了今年成功的经验,下届比赛将考虑整合轿子山周边更多资源,争取增加水上项目,丰富比赛内容。

图片关键词
TEL
Product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