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线老汽车兵曾遇百年罕见大雪死里逃生

2020-05-18 16:20:07 2

 

  “雅州风情物,小城别致幽”,阳春三月的雅安,春意盎然。在川藏兵站部第三十七医院政委雷辉刚的办公室里,记者望见他正在伏案笔耕,创作《三千里川藏线三千行史诗》:“我们驾着铁马穿行在云海间,莹玉般的雪山盘在脚下,沼泽般的险道无所害怕;光阴磨砺坚实的风致,风沙吹干芳华的脸庞,我们一起高歌猛进,执著前行……”

  年华荏苒,作为一名在川藏线上格斗了29年的老兵,雷辉刚对这条“西部奇路”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

  “一起格桑花,长在瑰丽西藏我的家。延绵川藏线,连着藏汉军民是一家”

  2003年5月初,时任川藏兵站部政治部宣传科科长的雷辉刚从雅安出发,沿川藏线执利用命。站在海拔4000多米的怒山河顶,广袤的雪域高原一清二楚,勾起了他对川藏线旧事的回想,他不由自主地唱起了那首本身创作的《一起格桑花》:

  一起格桑花 格桑花

  长在瑰丽 西藏我的家

  圣洁的格桑花 格桑花

  盛开在藏族子女的家

  染绿了草原

  映红了雪山

  映红了雪山 染绿了草原

  啊 格桑花 格桑花

  藏族子女的吉利花

  格桑花 格桑花

  藏族人人心中的幸福花

  29年前的春天,刚入伍的雷辉刚第一次踏上川藏线。几多年已往了,追念起其时的景象,他仍影象犹新:“川藏线蜿蜒高卑,险象环生,是随同我生长的生命线。在这条线上,我和战友们艰难卓绝,赴汤蹈火;这条线,让我刚烈刚毅,读懂了武士的义务和人生的代价。”

  当时照旧汽车补缀员的雷辉刚,在随车队翻越二郎山时,即刻被二郎山的美景所吸引,他对指导员寺明能说:“没想到,全国竟有这么瑰丽的风光!”寺指导员汇报他:“川藏线延绵3200多公里,跨过14座高耸云端的雪山,飞越14条奔驰不息的江河,蓝天、白云、积雪、冰川、草原、丛林,美景无处不在,组成诗一样平常的画面。但要知道,在这条线上,塌方、泥石流、雪崩,随时都有。这条线,山高路险,高寒缺氧,是川藏线官兵的生命线,是革命先进和战友们用鲜血和生命铸成的。”

  跟着海拔高度的上升,车队只能艰巨地爬行。雷辉刚溘然感想心跳加速,呼吸急急。随车老兵望见他高原回响凶猛,便叫他到后排去吸氧苏息,他武断不去,强忍着不适。每次停车苏息,他都僵持去搜查动员机温度,看水箱是否必要加水,搜查汽车轮胎,看是否必要改换。晚上是雷辉刚最难得的时辰,原来浑身疲劳的他,因为严峻的高原回响,完全无法入睡,只好坐着“闭目养神”。天天早上,他都是第一个去洗车、搜查车辆。凭着这种坚定毅力,雷辉刚完成了他的第一趟“川藏线之旅”。

  第一次上川藏线,让雷辉刚对川藏线官兵的艰苦有了起源的体验。其后他所经验的故事,使他对川藏线官兵天长地久地在川藏线上拼搏和他们那种对雪域高原博大的爱,有了亲自的感悟。于是,他饱含蜜意地创作了《一起格桑花》,以表达川藏线官兵对雪域高原的非凡情绪。

  “人们都说武士的爱是无私而又深沉的,而川藏线官兵正是将这种无私的爱撒播到了雪域高原的每一个角落。”雷辉刚对记者说,“尽量川藏线官兵负担着边防后勤保障的神圣义务,但他们从未健忘作为革命军工钱人民处事的宗旨。”

  1998年底,暴雪吞没了邦达以西的牧场和墟落,成群成队的牛羊暴尸雪野,300多台车辆和1000多名藏族同胞被厚厚的积雪围困在14个荒无火食的山坳里。

  藏族同胞的安危,牵动着党和当局的心,也牵动着高原汽车兵的心。正在川藏线上执利用命的汽车队伍当即构成抢险突击队,灵敏驰援灾区。雷辉刚随某汽车团400多名抢险官兵一路,在高寒缺氧的冰天雪地睁开生命大营救。

  颠末8昼夜的费力奋战,遇险群众所有得救,被困车辆无一受损。然而,抢险官兵却有85%被冻伤,150多名官兵的肢体一礼拜后才完全规复知觉。前来慰问的西藏自治区率领看到这一幕,打动得热泪盈眶。

  “川藏线上的汽车兵,时时候刻都在用生命缔造事迹。大天然是无情的,但雪域高原的各族群众却是有情的。”雷辉刚对记者说。

  1994年3月26日,是雷辉刚难以健忘的日子。“那天,我们两个汽车团的数百台车和近千名官兵被堵在白马兵站。从白马兵站通往然乌的路段,下着百年有数的大雪,交通间断,兵站弥留,连大米都快吃完了。”

  追念起其时的景象,雷辉刚至今还心有余悸。“万般无奈之下,团率领抉择突围。突围中,因为积雪太深,并且雪越下越大,突击队员的动作越来越坚苦,体力也徐徐不支。他们忍饥受饿,顶着狂风雪,吃力地一步一步往前挪。就在将近绝望的时辰,处所道班的藏族工人开着推土机赶来了,他们帮我们实时解除雪障,我们才死里逃生。”

  “藏族和汉族都是一个妈妈的女儿,藏汉一家亲。这次历险,使我对川藏线上的军民鱼水情有了铭肌镂骨的感觉。”

  以后之后,雷辉刚不绝通过本身的作品去记录川藏线上军民间的打动。2009年7月,时任川藏兵站部政治部副主任的雷辉刚组织爱民助民勾当,来到藏民家中。那认识的旋律,欢畅的跳舞,热气腾腾的酥油茶,让他豪情满怀,思路万千,他连忙掏出笔来,写下一首《雪山爱民歌》:

  雪山脚下花如霞

  金珠玛米来藏家

  庭院欢笑歌声起

  问寒问暖内心话

  索呀拉里索

  送来科技和康健

  播撒文明和文化

  悠悠弦子伴舞起

  爱民新曲敬阿妈

  索呀拉里索

  青稞琼浆醉草原

  藏汉连合是一家

  这首美妙的歌曲,唱出了川藏线官兵与雪域高原藏族群众的浓浓鱼水蜜意,其后在川藏线军民中广为传唱。

  “无数璀璨的星辰,见证那光耀光阴的足迹。汗青的丰碑上,好汉的名字永不褪去”

  雷辉刚还在新兵连时就听老兵讲:“天险川藏路,十步有险情,百米埋忠骨,一里一座碑,它是进

  军西藏的十八军将士和为了西藏边防固定的川藏线官兵用生命和鲜血铺就的好汉路。”

  每次随车队在川藏线上执利用命,当行驶到通麦大桥时,雷辉刚都要在那座高峻的眷念碑前逗留,这座眷念碑,就是“川藏线上十好汉眷念碑”。

  站在好汉眷念碑前,雷辉刚的心田久久不能安静,此时而今,好汉似乎又回到了人世,一幕幕好汉的画面在他的脑海显露:昔时被中央军委授予声誉称谓的“川藏线上十好汉”,面临迫龙天险特大雪崩,勇闯“衰亡谷”驾车突围,不幸连车带人被雪山溶解,成为高山厚土要地中永恒的雕像;“川藏线上好汉汽车兵”张洪用26岁的短暂人生,誊写了川藏线官兵捐躯奉献的英富丽歌;一等元勋徐思平、黄显春在排险救车、挖雪开路的拼搏中,化作川藏线里程碑下的忠魂……

  “这些好汉的形象和古迹已深深印入我的脑海,而每次站在好汉眷念碑前,我城市受到新的震动。”

  1993年早春时节,老团长张全林带着执行进藏运输使命的官兵在好汉眷念碑前宣誓,雷辉刚分外感动。晚上车队达到通麦兵站,他久久不能入睡,借着兵站暗淡的灯光写下了对好汉的吊唁:

  这条路上

  十名汽车兵以十种差异的姿态在雪崩中定格为永恒的雕像这条路上

  “川藏线上好汉汽车兵”张洪化作雪山的路标冰雪猛火 沉默沉静豪情

  每当颠末路旁的那一座座坟茔总能感觉到那一颗颗守望的心巨龙般的车队汽笛长鸣这是穿越存亡的问候

  也是对无数长眠战友的致敬

  ……

  2003年8月,在军区文艺汇演上,川藏线官兵饱含蜜意地朗诵了这首长篇诗歌《奇路军魂》,打动了全场观众,这个节目也得到军区和联勤部文艺汇演一等奖。

  “川藏线官兵每一次行驶在‘西部奇路’上,都在担当存亡检验。我本身就曾经在川藏线上‘死’过一回。”雷辉刚讲起那段让他长生难忘的故事。

  1992年早春,川藏线阶梯塌方严峻,雷辉刚地址的团队衔命执行进藏运输使命。那天,他们的车队行至青藏线天下海拔最高的兵站——唐古拉兵站,吃过午饭后,向唐古拉(山口)驶进。他和同趁魅战友王全有驾驶汽车赶到唐古拉(山口)时,大雪压顶,气温零下30摄氏度,这时水箱溘然割裂。雷辉刚在修水箱时,因高寒缺氧,体力透支,倒在了地上,表情苍白,手脚冻僵,被战友扶进驾驶室。

  危机时候,时任团政治处副主任的尹治文带车赶来了。尹治文把雷辉刚抱在怀里,将大衣牢牢裹在他身上,呼吁驾驶员“安详驾驶,灵敏提高”,向70多公里外的安多兵站护送。颠末兵站紧张急救,雷辉适才离开生命伤害。

  “我没想到本身能在‘九泉’前转了一圈,又活了过来,是老率领尹治文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川藏线队伍有许很多多好汉,着实好汉就在我们身边。”

  对付一名在存亡线上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人来说,雷辉刚多年来的文艺创作,都倾泻了他对好汉的吊唁和崇拜。

  “玉兰花开的时辰,我们整装待发,思路化作雪山的吉利鸟,翱翔在那神奇的高原。玉兰花开的时辰,我们奔向雪域,思路化作一首思乡的歌谣,回荡在那雪山顶上。玉兰花开的时辰,我们吊唁战友,思路化作无尽的动力,驰骋在那迢遥的边防。”雷辉刚创作这首《玉兰花开的时辰》,抒发川藏线官兵的豪放情怀,表达对好汉的无穷崇拜。

  这种崇拜之情,鼓励着雷辉刚不绝前行,创作出更多的文艺作品。

  2007年12月,在川藏线开通53周年的时辰,

  雷辉刚作诗一首,抒发对战友的惦记和敬仰:

  战友啊战友

  川藏线上捐躯的好战友

  我们曾一路驾着铁马飞奔在云海间风雪冰霜高卑险道

  挡不住我们提高的步骤冰雪鞭挞铁马北风冻裂脸庞

  我们微笑面临 当仁不让战友啊战友

  永久活在心中的好战友

  我们永久驰骋在川藏线上

  为了故国边防的固定 永不缎澜

  ……

  “大概光阴会改变江山,但汗青将不绝证明有一种精力不会失踪,那就是川藏线精力”

  “记得1992年那次首趟执行进藏国防运输使命,是我跑川藏线碰着险情最多的,也是气候最恶劣的一次。”追念起昔时的进藏景象,雷辉刚感应良多。

  那次使命出发前,先期勘测阶梯的事变组陈诉:阶梯破损严峻,多达106处。雷辉刚作为消息报道员随车队执利用命,被官兵不畏艰巨困苦的精力所打动,现场采访写稿,在《西藏日报》和西藏广播电台宣传报道了川藏线官兵前提差难不倒、使命重压不倒、坚苦多吓不倒的“三不倒”川藏线精力。

  在车队达到然乌兵站的那一刻,雷辉刚把一起上的艰苦汇成铿锵有力的诗句:

  我们就是故国最可信的运输线

  和伤害打交道是我们的司空见惯川藏线武士在伤害眼前从不躲闪

  在“老虎嘴”我们让拦路的“老虎”垂头在“鬼招手”我们让凶暴的“妖怪”靠边在塌方、飞石、山洪、泥石流、狂风雪中我们孕育“三不倒”川藏线精力日日月月 岁岁年年我们永悠久征

  在川藏线的20多年,雷辉刚与其他川藏线武士一样,每一趟奇路之行,都是一次存亡检验。这种非凡的经验,使他对“三不倒”川藏线精力有着非凡的领略和感悟。

  “川藏线通车半个多世纪以来,无数川藏线官兵流血捐躯,向生命极限挑衅,与大天然抗争,缔造了人世事迹,他们孕育的‘三不倒’川藏线精力,是极其可贵的名贵财产。这种精力,无论是此刻和未来,都将鼓励川藏线武士在‘西部奇路’上再接再厉。”

  2010年7月,在都江堰龙池灾后重建现场,雷辉刚看到昼夜奋战的川藏线官兵,又想起了以往和战友们一路救灾的场景,情至深处,他作诗一首:

  在冰峰雪岭抗震见过你在灾祸汶川灾区见过你在伤痛玉树藏乡见过你

  是你温顺的心把我从劫难中救起是你滚烫的情把我从废墟中扶起是你无私的爱把我从绝望中托起

  这些年你的影子 是我生命事迹的意义

  那边有天大劫难 那边就有你大写的情谊听你飞跃的脚步 知你苦苦找寻着我看你焦急的神气 知你声声呼喊着我你的手牵着我的手你的心贴着我的心你的爱连着我的爱不让我再受危险。

  “川藏线官兵无论在运输线上,照旧在急救人民群众生命工业的时辰,都自觉践行和发扬‘三不倒’川藏线精力,这成为我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雷辉刚这样汇报记者。

  “男儿流血不堕泪,踏平艰险又出发,不做温柔乡中物,何必马革裹尸还”

  雷辉刚出生于一个麻烦农夫家庭,从小憧憬队伍。中学结业后,他毅然参军入伍,与他一路从老家入伍的尚有一名青年,叫赵产强。

  那年4月,雷辉刚和赵产强一路随团队在川藏线上执利用命。车队驶入安久拉山半山腰,溘然碰着大雪崩,刹时将行驶在前面的赵产强连同车子一路隐蔽。雷辉刚见状敏捷跳下车,飞驰到失事所在,掉臂统统地用双手刨开积雪。当望见已经永久闭上双眼的赵产强时,他的泪水滔滔而下:“我的好兄弟啊,你怎么就这样离我而去了!”

  “赵产强捐躯时才18岁,他的死让我深深感想川藏线官兵生命的懦弱。赵产强的怙恃亲得知儿子捐躯的动静后,如同好天轰隆,悲哀欲绝,不断地抽泣,召唤儿子的乳名。这统统给我的心灵很大震撼,我能做的就是完成战友的遗愿,继承跑好川藏线,把对捐躯战友的吊唁,把川藏线官兵与亲人的感情都汇聚成笔墨,记在内心。”雷辉刚回想起那段旧事,眼闪泪花。

  为了眷念赵产强和无数捐躯在川藏线上的好汉们,雷辉刚含泪写下《战友,我想你》:

  战友,你走得太慌忙

  那年,你正是芳华岁月很多空想还没有实现那年,你刚新婚不久

  人生最甜的蜜月还没有度完那年,你第一百次穿越存亡线

  最终积劳成疾,倒在了雪域高原

  留下相濡以沫的老婆和未成年的子女尚有你那鹤发的怙恃亲你的英灵化作了永恒随同乡人远行 远行

  “终日望夫夫不归,化为孤石苦相思。望来已是几千载,只似其时初望时”,雷辉刚喜好用唐朝墨客刘禹锡的这首诗表达川藏线官兵与亲人的忖量之情。

  雷辉刚入伍地址汽车团营区有一座小桥,被各人称为“望夫桥”。每年官兵执利用命,军嫂们城市站在桥上为官兵送行。而每一次官兵回来之前,军嫂们城市在桥上翘首以盼,盼愿本身丈夫安全抵家,只有在望见本身丈夫的那一刻,她们的忖量和焦急才会酿成幸福的笑脸。

  这座“望夫桥”上,有军嫂们太多的欢笑和泪水。雷辉刚用这样一首诗,表达“望夫桥”上的离去和邂逅:

  谁不盼愿幸福的糊口

  谁不等候芳华的花朵开放得快乐又壮丽然则走上川藏线

  离捐躯奉献很近很近离空隙享乐很远很远

  “望夫桥”上的每一次出征都有老婆那张泪湿的脸

  “望夫桥”上的每一次盼归都有老婆那一颗悬着的心这朴实的亲情啊

  带给川藏线武士的是无尽的打动

  ……

  2002年中秋节,皓月当空,时任川藏兵站部政治部组织科副科长的雷辉刚,教育赴川藏线文艺小分队来到昌都兵站,与上线汽车兵和兵站官兵联欢。晚会上,他即兴吟作一首《醉月》,表达川藏线官兵对亲人的忖量之情:

  醉月,清风月

  遥想尤物绝

  满腹冰雪事

  一怀思乡情

  怎一个“秋”字了得

  月宫清寒,挡不住瞻仰者的执著

  奇路艰苦,阻不绝汽车兵的追求

  沿着您,水一样的眼光出征

  带着您,无穷的关爱上线

  忖量,层层感化的气味

  陪伴,川藏线每一行程

  又何止一个“愁”字告终

  漫漫长路,“铁马”长阵

  遥对月色,对您许下心愿

  ……

  “男儿流血不堕泪,踏平艰险又出发,不做温柔乡中物,何必马革裹尸还”,这是川藏线武士捐躯奉献的真实写照。

  29年的川藏线艰苦,雷辉刚经验过无数次存亡检验,有了太多的打动,偏向盘上、车厢里、悬崖路边,他不断地用手中的笔抒发对川藏线捐躯奉献战友的吊唁和敬意,报告他对川藏耳目生的感悟与思索——

  “川藏线承载着我的空想,我的芳华因川藏线而变得烂漫多彩,我的人生因川藏线而富故意义。”

TEL
Product
Feedback